女儿自医院出院以来,一直拉肚子,起初有些着急,期盼快些好起来,到十三天的时候,还没有半点好转,只好打车去某市儿童医院。车里有些热,还让女儿热出了痱子。

询问导医台,说挂急诊号。有一个戴眼镜的女医生,看着好像经验十足。待询问了一些情况之后,让先查血和便便。我的天啊,心有些哆嗦;女儿很乖,抽血时没有多少哭闹,只是疼的小手紧紧地攥在了一起。疼在我们心里。结果出来之后,有一些偏高H,有一项是偏低L,便便有一些粘液,其余还好。医生也没说个之所以然,但建议我们住院,我有些犹豫,没有答应。医生说说好像有点黄啊,测一个黄疸吧,咔咔的照了几下,的确有些高,医生再一次强烈要求住院治疗黄疸,貌似照一个什么蓝光吧。老婆和医生说了半天,大概就是这是两个不同情况,一是黄疸,二是拉肚子。我们要求先治疗拉肚子,开一些婴儿可以吃的药物。但医生还是坚持先住院治疗黄疸,我坚持不住院,医生要我签字,我签了,手没有颤抖。强烈要求开药,医生寻思了一下,建议照B超,胃肠道、肝胆脾;需要不喂奶四个小时以上。在B超室,我情绪有些激动,妈的;感情医生离开了这仪器,是不是就变成了废物。要是看得懂结果,还要医生干屁。

后来在B超室得知暂时不能做B超(孩子太小,胆看不见还是怎么地之类的),我情绪更加激动,说出了一句:这医生简直就他妈是畜生。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等了四个小时,之后照B超的女医生一直怀疑我们是不是没有到四个小时的时间,还好的就是旁边有一个刚做了新头型的女医生说可以看见的(另一个医生聊天时说的),这才弄了半天,结果正常,只是肠道有些胀气。所以我要收回我刚骂的,变成儿童医院有一半医生不是畜生。

拿着结果直奔急诊室,医生见天色不早,开了两服药,一是治疗腹泻,二是调节菌群的。临走时建议我们打一吊针,但是我不想让女儿那么早就接触这玩意。据她说有一种是治疗黄疸的哦,但我拿到药之后,看说明没有治疗黄疸这一功能,跑回去问医生,医生说现在女儿在拉肚子,治疗黄疸的会使腹泻更严重,只能调节。哦,啊,原来是这样啊。

出来后,身上的五百块钱(包含车费)差不多了,这下好了——兜比脸干净了。但俺不心疼,只是憋气,女儿遭了这多罪,结果……

回来的第二天,女儿腹泻更加严重,小PP都红的不忍心看了,恰好有同事夫妇过来看女儿,讲了一大堆,建议买一些思密达和肚脐贴。她还说:

以后刚开始时在网上查一下,比一些破烂医生好使;如果不行,直接去同济医院。

Oh, my God!我想起了在此之前另一位做妈妈的同事建议说先不母乳喂养,换奶粉一段时间。所以我强烈要求吃美赞臣的奶粉(不含三聚氰胺的奶粉,多美滋也可以的,但我嫌多美滋的罐子不坚挺,有些疲软。),果不其然,女儿不闹了。一直到现在女儿也没有拉肚子了。妈妈说可能是老婆最近上火,奶太硬,女儿吃母乳还没有适应的结果。

关于黄疸问题,我们见过女儿黄疸高峰时,脸色很黄的,现在已经退下了,所以我并不担心这个问题,让我们揪心的是女儿拉肚子问题,然而这次儿童医院的体验显然我是不会再去了。望闻问切这虽然是中医套路,但西医照样也有,仪器自然也是需要的,但是有些时候经验比仪器更重要。那样我女儿就不会十三天时抽血做B超了。医者父母心,嗯,说的真好。

还有就是医生的字呦,真想让他们抄写一万遍正楷。

女儿好了,全家都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