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上辈子俺做过什么亏心事,譬如半夜爬起来,拿弹弓打人家玻璃,要不然不会让我受这么多的折磨。寒流来了,冻得JJ都变小了,鼻炎也随之更加严重。

你可否想像一个大老爷们整天要擤鼻涕的尴尬。整天嗤嗤的弄着鼻子,仿佛那里面有千万条虫子肾上腺激素太高,只想着交织在一起制造后代,但是我却奇痒无比,以致于喷嚏连天!

最难受的莫过于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热气那么一熏,许久不通的鼻子立马开了窍!一边忙活吃饭一边要注意鼻子!不描写了,总之就这点破事!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别人还老是关心的问我:是不是感冒了?我说没,不发烧,鼻炎!老毛病了!不要让恐惧弥漫!

在医院开了一些喷剂,喷了就好点,不喷就不好点!这喷剂就像鸦片一样让人离不开,俺是有定力的人。这点破事肯定可以摆脱,以此证明,要是我有什么上瘾的,一句“戒”,立马就可以远离!不过现在的瘾不像以前万恶的旧社会逛窑/子,整福寿膏的之类的!

听说每天冷水洗鼻子可以缓解,久而久之说不定就可以治好了。那么从今日起:冷水洗鼻子,希望可以和恼人的鼻炎分开!

哎,我这手脚冰凉、喷嚏连天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