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好藏书,常以汗牛充栋以彰显自己牛13,常有款爷购书几顿,如置钢筋水泥。然欲藏书必先买书,殊不知买书如同前戏也,读书也不过刚进入,需反复抽插,汗如雨下,但是否可以达到学以致用仍须看此人造化。

买书藏,不如买书读;买书读,不如换书读;换书读,不如借书读。更有梁上君子曰,借书读,不如偷书读,并以鲁迅先生之名言辩之:读书人的事不叫偷,叫窃。元末有一傻叉未央生将上面几句中的书换成了妻,后世流出: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后人之白话文为:家花不如野花香,但只是管中窥豹,不敢言其精髓。

书者,笔曰也。欲寻书中颜如玉,黄金屋;读,下策也;啃,中策也;亲,上策也。如遇好书,与之神交,身轻体健,飘飘然欲仙也。若遇破书,可弃之如敝履,否者虽不如大款以吨购书,却要如同破烂一样:六毛一公斤。菊花滴血,尿焦黄。

世人亦好怜书。2012的前三年有一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其中有诗为证:妻子与书,概不外借也。然宝岛有一文人骚客名李敖,藏书巨丰,但如同硕鼠咯吱咯吱啃之,爱书但不怜书。如同凤姐之口,正可谓气吞山河之势。所到之处,一顿饕餮大餐。

每见书堆置于墙角一隅,我心戚戚焉。我欲啃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