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有一年的高考的语文作文题目是——妈妈最爱吃鱼头。当时语文老师给笨笨的那一帮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讲了一下祖国大江南北的的莘莘学子们写这个鱼头时的差别,要是老师不说,还都以为天底下都一样——没人喜欢吃鱼脑袋!而且现在看来,鱼头的营养价值还挺高的!就是没肉不好吃!祖国大地真是大啊!风俗习惯、叫法称谓果然是大不相同啊!笨笨叫公鸡,乖乖偏叫鸡公!

前天晚上,笨笨向乖乖说一件事。乖乖也向笨笨说了一件事!

乖乖说,大学时同寝室一东北女孩子,经常说:“我打小就没奶!”

好家伙,好几位同学算是知道“打小”的意思,但愣是没听明白“没奶”的意思!谁家大姑娘有奶啊!搞了半天,才知道,是她从小就失去了奶奶!

笨笨是东北人,所以笨笨说话也一样的腔调!“俺家隔壁的邻居三胖子他五叔杨六麻子的小姨子的干爹马老六他外甥李老大的媳妇的亲表姐从小就没奶!”奇怪的是笨笨这一说,全体人都明白“她没奶”,前边的就没人明白了!

南北方风俗习惯不一样,所以呢,事儿说得太清楚了,也未必让人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