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东北,基本上就是东北三宝,人参、貂皮和鹿茸。可是这些东东,准确的说——我没见过几回。我的东北老家没有什么稀奇的特产,但是基本上黄豆、高粱、玉米、葵花、甜菜、蓖麻、绿豆、红小豆、小米、西瓜等农作物倒是十分常见,棉花和水稻也有人种。还有就是东北的特色饭菜,猪肉炖粉条、冻豆腐、土豆丝、粘豆包、烙饼、煎饼、手擀面条、苞米碴子、大饼子、高粱米饭、小米水饭、二米饭、煮饺子、蒸饺子、韭菜合子等,每次回家都是变着法吃,轮流挨个吃,然而这些饭菜的原材料一般都好买,可以自己做,虽然没有地道的味道,总算是聊胜于无(豆包的原材料也不好卖,但是我的胃有点怕它)。

然而,唯独有一样——大酱,却是我在武汉每到吃饭时就会想起的。很多人都知道小葱沾大酱,甚至有的人认为东北人特爱吃葱,我倒是并不觉得——在我的记忆中每年过完年之后的三四月份,那是一个青黄不接的两个月,除了咸菜和大酱几乎没有任何菜,在这个时候有钱的人家可以买一点豆腐,当然,也可以买像肉一样贵的青菜。这个时候,葱开始发芽,等不及它长大就开始吃了,所以就上顿葱蘸酱、下顿酱沾葱;家里有像我这样的小孩也可以到田里去找婆婆丁(就是蒲公英),回来洗一洗,还是蘸酱吃!还有芹茉菜,不过它长大的时间要晚一点,爸爸说——只要是有芹茉菜的地方就不会饿死人。不知道它救了多少乡亲的命!如果有榆树的地方也可以找到榆树钱吃,可是那个不能当菜,而且现在几乎找不到榆树了。等到七八月份,园子里面的黄瓜、辣椒都好了的时候,那才爽了!大酱这种必备的调味品,祖祖辈辈都是这样,习惯了!

如果在一个一年四季长青的地方,已经习惯整天吃葱蘸酱的人可以没有葱,但是绝对不可以没有大酱!每每看到鲜绿的黄瓜、嫩嫩的生菜,我就想把他们沾酱吃,乖乖买回来的西红柿、胡萝卜、黄瓜等可以让我生吃,其它的诸如生菜、辣椒等这样的青菜是绝对不让我生吃的,她说会被别人认为我是野人的!

在武汉这几年,最想的就是这个东北大酱,南方的酱如芝麻酱、甜面酱等实在是不合口味,老干妈一点都不咸,吃完容易上火,红油豆瓣酱最像,可惜不是磨碎的,里面有大大的豆子啥啥的,吃多了那个唏哩光汤的豆瓣酱更想家乡的大酱了。所以在武汉超市寻找东北大酱从未停止过,大学的时候明明在中百仓储看到过一回,长春产的大酱,当时竟然没有买,后来就再也找不到了。所以每次回家我都千里迢迢的背一罐家乡的大酱。上一次回家,我在电视的广告看到了葱伴侣的广告,心想估计这下武汉超市会有了,可惜寻遍沃尔玛和中百仓储依然不见其踪影。上一次我偷偷的带着乖乖在中午跑出去到沃尔玛,哈哈!终于见到了北大荒的特产——宝泉大豆酱!就是正宗的东北大酱!我准备拿十袋,会被人当成怪人的,只好放回去几袋了,以后每次我都买!呵呵!真好!虽然和家中的风味有那么一点点不同,不过几乎神似了!

在东北每一年每一家都会做新的酱,如果酱的味道特别好,那么就说明那家在那一年运气会特别好,庄稼的收成会很多!我家的大酱就是顶呱呱的。今天是中秋,因为想家,就想起了大酱,因为吃了大酱就更想家!每逢佳节倍思亲!却是和那个华而不实,包装越来越好,也越来越贵的月饼无关!身在南方的东北游子们,寻找大酱吧,无论是葱伴侣还是宝泉大豆酱,只有他们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家乡风味,而不是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正宗东北风味”!当然要是超市买的东西能比上家乡的鸡蛋酱或者肉酱,那才叫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