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从来不喜欢玩牌、麻将之类的,更别提赌了,主要原因是我瘦弱的身体,几乎没有多少脂肪。这在小东洋的幕府时代,有着做一名忍者优越的身体条件。但是在今日,每当看见减肥广告时,都会想:妈的,有增肥的卖吗?我很需要!从心理、到生理;那么强烈!每逢看见打牌或者麻将四方会谈的座位,我仿佛都会听到屁股上仅有的有一点厚度的脂肪在呼喊:“亚麻嗲!”——因为屁股上的骨头会咯得屁股上的肉生疼!

但是今日我和老婆决定赌一次。就不信100多套全卖出去!现在出手性价比太低了!具体的不说了,胡说八道会出问题的!

明天去买火车票,T182!最好还有。

回家之后,我会拍一些家乡的照片,哇,很真实!没有码,你会看见干旱的土地上没有裂开沟壑,虽然那很富有冲击力!有的只是飘扬的沙土,和寸草不生的盐碱地!就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顽强的生活着,有植物也有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