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

当年,只有二奶的时候,整天只想着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如今又多了一个选择——二奶加一!幸亏只有三项,哦。不是幸亏是肾亏啊!

老婆、二奶、三奶各送一个羊头,挂在屋里,每次去都要用脑袋装羊头,撞羊!撞羊!

有些兄弟,虽然贫穷,但是不会对着一桌子山珍海味还没有胃口。身体倍棒,满了就溢!满屯子划拉,就那几头烂蒜还都名花有主了。

哎呀!趴在地上能打井啊,贴在墙上能钻洞!没有那金刚钻不揽那瓷器活!

人人都说声小点。声大点能咋滴,要不费他家电。所以经常歌声振林樾,大叫:“床,床……”

阿基米德说:“给他一个支点就能撬动地球”要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天下光棍俱欢颜!”

蜜桃成熟了,该摘了!哇,终于可以娶媳妇啦!不会含在口里怕化了弄块板整天供着,只会高高举起她的双腿举过头顶喝水!

罪过,罪过!哪个缺德带冒烟的浇我一身洗脚水,人家路过打酱油!

哎!谁愿意做二奶加一啊!

落枕,像个问号,抽吧成句号也就结束了。但是男人要高昂着头颅,活着就要活成个惊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