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猫咪的眼睛

首先声明:图与文章属于风马牛不相及,话说当年高中时,语文老师问俺们班一个学习非常好的女同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说:齐国的马和楚国的牛发情了也不会交配哦!当时啊,俺一愣一愣的。

本篇文章献给我结拜兄弟二哥。

俺二哥牛也在嘴上,不牛也在嘴上。当年背出师表,那流利的连老师都服了!但是一着急,说话就有点结巴了!见人嘴老甜了,大哥大妹子的叫着,可招人稀罕了,唠不了多大功夫,就开始满嘴跑火车了,胡乱吹牛B,有的人就利用这一点,什么狗屁事都让他干,经常吃亏。咱当年眼瞅着二哥有一把意大利式的短刀,被他以前的同事用一把破“圆月弯刀”给换了!这种事情多了去了!所以后来家里老头就给二哥买了牛,让他天天吹牛B。买了很多田,天天干活,吃喝拉撒都要围着那几十亩田,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由于某些原因,二哥结婚了,五个月后,离婚了!很快,时常拿这事自嘲,中华儿女千千万,到现在他也没换来一个。这一次回家,发觉俺这二哥再不从这阴影里走出来,要坏事了,所以关照街坊四邻,谁家有闺女待嫁的多介绍介绍。在农村,这二婚男人就是狼灯儿去皮——狗灯儿不是。所以,只好降低标准,就翘首等着谁家小媳妇也变成二手的,还别说:真有这样的,但是二哥的老爷子不干,为啥啊?因为那小媳妇还带着一个孩子。他们家上代哥仨儿,愣是只有我二哥一个男娃,千顷地一根苗!但是俺二哥原因,他说了两个凡是:凡是家长同意的,他一律不同意;凡是家长不同意的,他一律同意!所以,您也一定看出来了,做一根苗,百般呵护的,对于苗来讲,未必是件好事!

二哥说:他现在见到别人家的小孩可稀罕了!我说:你见到别人家的小媳妇更稀罕!他要用啤酒灌我啊!他说啊:我这个兄弟没有他新认识的小老弟听话啊,叫他干啥就干啥。我说是啊:只要你说句话,他就把自己阉了给你当媳妇!在他面前,我嘴里能跑和谐号!

八月一号的那一天,他喝醉了!假如一直这么醉下去也就罢了。酒醒了,还是要面对这一切的。很想请你喝顿酒,我喝一瓶写一个字:男子汉,自己选老婆!八瓶,不算标点,不许中途上厕所;你当我大茶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