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时候跑去看火炬了,一直走到中南,看到的只是像蚂蚁搬家一样的人群!实在是太热情了!我连圣火的烟都没有闻到就跑回来了!

这一次周末出去是顺带看一下圣火,有几个多年不见的好哥们来武汉,一晃毕业四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出国的出国,深造的深造,天上飞来飞去的,大家都成了大忙人,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在相聚?

可惜我没有一醉方休,竟然没几下就喝不动了。第二天我倒是喝了几瓶啤酒,以前我喝不了啤酒的——因为涨肚!怪事!

假如总是在一个没有兄弟的地方呆久了,会不会死翘翘啊?

亲情、友情、爱情,就凭这些,我都要好好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