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养儿为防老,老爸老妈生了我弟兄两个,一个离家五千里,就是我啦,另一个近一些在边境当边防兵,更是急得跺脚也不能回家,那个是拿笔比拿枪沉的弟弟。最近妈妈看着萱萱一点点的长大,爸爸一个人在家里忙春耕,只好依依不舍的回东北老家。于是乎,今日我送母亲到汉口火车站。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汉口站卖站台票,看今朝江山如此多娇,遍寻不见莫名其妙。恰同学少年,遇见大盖帽,有话说不清。言:直接和进站口的说。没等我开口人家就放我入内,难不成请君入瓮?后来经过多方打探才得知只要在服务台押个身份证就可以办理“红绶带”心连心服务,只是这服务居于深闺大院,外面的人不入内无法察觉啊。拿到此证后草民顿时涕泪并下,叩谢天恩。想如今国事繁忙,上海世博会正如火如荼,专门开辟窗口,虽说门可罗雀,但足见一片赤诚之心。

就写到这里吧,心情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