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两个聪明的民族,一个差点被灭了族,一个被屠了城。这都发生在人类已经告别了狗链火种茹毛饮血的时代。究竟为什么会这么疯狂,告别了愚昧无知还这么残忍。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民族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纳粹,哪怕藏到天涯海角,嘴歪眼斜病入膏肓一样要受到审判,而另一个民族不断的口诛笔伐,而邻帮的鬼子们不顾一遍又一遍的谴责依然参拜靖国鬼社。保佑自己官运亨通,生孩子有屁眼。

当天籁之音的韩红看了《金陵十三钗》微博上爆了粗口,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不是不可以表达自己的真实感情。但是只要一提到日本,和鬼子联系起来这是每一个中国人天经地义都要做到的。无需看到什么场景才痛在心头,就像俺那因车祸去世的岳父,不用再见到一次类似的车祸场景才让我触景生情。

曾经我特别喜欢看荷马写的《藏地密码》,他笔下绮丽的西藏人土风情让人如痴如醉;直到某一天读到了荷马笔下的香巴拉,宁可不知道《藏地密码》究竟谁是内鬼,也不想在读下去了。与其让他继续描写香巴拉,还不如让他做一个太监;荷马已被金钱迷惑了双眼。凡夫俗子岂能描绘那神圣的香巴拉?就像新婚之夜那几秒的颤栗,岂可用文字描述就颤栗一回,以后不用娶媳妇就看那小说就行了。依此类推,张艺谋无论多牛逼,怎能编造一个故事来拍比十八层地狱还惨的南京大屠杀?为什么总是让刚结痂的伤疤在一次流血?

翻出来看看《活着》或者《秋菊打官司》张导现在都拍不出来了吧,向科恩兄弟买的《三枪》一个好本子被一群短时间可以撑场子的演员们给糟蹋了,现在轮到《十三钗)但不是请了贝儿级别的大腕就可以拍出史诗级大片的。一部经典的电影不在于演员,也不在于谁是导演,而是他想表达什么,能够给观众传递什么,引起他们的共鸣。否则,只要砸钱,任何一位导演都可以拍出卖座的南京题材的电影。还记得当年扮演许仙的叶童所参演的《五月、八月》吗,你知道是如何宣传的?不信,好!让李幼斌率领一群爷们(要段奕宏,迷龙那样的),让鬼子踏着他们的尸体进城,再一次谱写国军的悲壮。兽兽扮演的女学生被好大一群鬼子轮了又轮,再轮(好逼都被狗日了)……凤姐往地下一躺,义正言辞的说:来,轮我吧!鬼子说轮你妹!直接秒杀。为什么人间地狱一样的场景拍了这么多回,不忍目睹的镜头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视神经。哎,凯歌,拍一个《扬州十日》吧,扬州美女基因就此绝种。让皇太极和多尔衮激情四射的那点事大白于天下。之后拍续集《嘉定三屠》。指不定哪位明星发出怒吼:我操你妈,我再也不吃东北大米了!

看了《金陵十三钗》俺不会骂娘,更不会抵制日货。如果有机会想去日本留学,顺便捎带几个日本娘们孝敬弟兄们最好。对了,他们获得几个诺贝尔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