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过鸟叫,那是春天来了,听过蝉鸣,那是汗流浃背的夏天!最怕的是狗吠,因为被狗咬过!最恐怖的是杀猪的猪叫,快一点结果它吧,真瘆人!最好听还是人声,因为鼎沸了嘛!写这篇文章就是憋得没事找抽型的!

常回家看看,看完就滚蛋!那一年在长的某个旅店,第二天十点多的火车,早晨没事翻看电视台,感觉这个那个没一个好看的,忽然间,对面传来东洋小电影里面的声音,哇靠!第一反应哪个台,这么牛B。翻了一圈也没找到,而对门的肉体撞击的啪啪甚有规律、而且伴随的是小东洋里面一样假假的声音,绕梁不绝,回音袅袅!隔壁“啪”的一声关门而去,我也收拾东西,绝尘而去,屁也不留一个!

第二年夏天,单位出台了新龟腚,当然从现在来看这是为我们考虑。由租房子逐步过渡到买房子。但房子还没盖好,所以把东西寄存在一个交租金的公寓里。(有点像筒子楼,条件略好)大家知道武汉操蛋的夏天是多么的热,屋子里全是东西,根本下不去脚了,而我要培训提前来了!就在一个闷热平淡无奇的夜晚,斜对面的两口子打麻将归来,不一会响起了美妙的音乐声,不一会便是便传来那销魂的声音,很大、很清晰……更要命的是她是我的师姐!没过一会,便是蝉鸣、蛐蛐、青蛙的协奏曲了!那个夏天,粉红色的回忆!突然又想起一个更更要命的:师姐的夫君是搞体育的啊!为啥还那么短呢?难道应了那句老话:马煽了,就肥了?不,不可能的!

在今年我搬到单位新房的前一天晚上,隔壁是一个单位的,长的很帅气,所以很多女生黏糊着!但也有黏糊大劲的!那天晚上就来了个女的,他闭门谢客!所以我也没找他帮忙搬家!不过,年轻就是有力量啊!午夜时分,只听得那老朽的木板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而且频率越来越快,我真是怕摩擦过大生热起火了!同时偶心里在想,别他妈的绷着了!那女孩终于忍不住了,啊的一声长啸!帅哥人长的帅,功夫也深,当然那女子感触更颇深!后来就在女孩的绷着和绷不住中过了几回合,双方休战了!

时至今日,搬进了我出钱但属于单位的新房,终于听不见马勒隔壁的啊啊声了!真TMD爽啊!

一网友评价“与其做一个痛苦的房奴,不如做一个快乐的租房者”如是说

《蜗居》启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