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了这么大,没去旅过多少地方。虽然学校每一年都组织免费的旅游,但是我一次都没有参加。只要有时间我最想去的地方永远都是我的家乡!

回家的机会并不是每一次都有,由于横跨五个省,我要上了车,下了车,上了车,下了车的这样折腾四五回也未必可以如我所愿马上就踏上家乡的那片沙土!

我打学会美丽富饶这四个字起,我就从未用它形容过我的家乡!美丽吗?美丽!丹顶鹤每年驻足、老鹰在天上盘旋,狐狸、黄鼠狼、野兔用狗追!牛羊成群成堆,芦苇一片一片的,拿来生火!只是冬天的时候,放眼望去,遍地是沙土!富饶吗?富饶!大豆、高粱、玉米、葵花、蓖麻、甜菜、绿豆、红小豆、豇豆、水稻、棉花、谷子、糜子、荞麦……几乎是无所不能生根发芽,棒打狍子,瓢舀鱼父亲辈以上的是见过的!只是,期盼像98年发大水那一次,否则十年十旱这一个魔咒是无法打破的!奉送家乡大人小孩传诵的打油诗:

一进通榆县,

先吃二两土。

今天没吃够,

明天再补上!

打开中国地图就可以看见我的家所在的位置——通榆县鸿兴镇。这个仅靠着内蒙,处于吉林西部的一个小镇被标在中国的地图上,并不是因为她是边陲小镇,也绝非军事重镇!只是家乡地广人稀,开着四轮车走了半天,还以为是在原地踏步。(所在的县城8486平方公里 每平方公里仅37人!)但我的家乡还是没有被践踏的土地!不知道有多少农业专家去我的家乡考察,几乎都是扼腕叹息,只要解决了灌溉问题!这里就是鱼米之乡!!!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生态……但是听老一辈人讲,家乡的天是被汗王八撑起的,所以万里无云,就是人工降雨都无法降下来!

上面下不来,就下面往上冒——打井!所以我家乡的首富就是打井的!从小学时的机器和人工配合转井可以钻到40多米,到现在全靠机器的100多米!所以田间地头到处都是恨不得含在口里,就是怕化了的井眼!春天,夏天,秋天,一年三季就是一个灌字!所以喜欢灌水的,可以和我联系,让你一次灌个够!说不定可以碰到解放军,大家一起灌喽!

干旱貌似解决了,没有!当几百眼井全部开动的时候,25马力的柴油机只有冒个泡的份,一滴水都抽不出来!老天爷就是这么吝啬!土地佬也是一毛不拔!因为已经没毛了!

家乡的铁路,公路四通八达,满火车的木头,满卡车的牛羊,几乎清一色都是内蒙和东北的宝贝往外运!当然也有像我这样往外跑的人!所以回家难!木头不能说话,否则他们会和运出的牛羊还有我一样,是多么多么的想回家啊!可惜出去易,回家难啊!

无论祖国有多少名川大江,都比不上家乡的热坑头!无论各地有多少山珍海味,都比不上家乡的小葱沾大酱!无论是站立在高山远眺,还是在海中看着海龟在游;这一切,对于我这样看惯了外面世界灯红酒绿的游子来说,在家乡的那片刻温馨是那样的求之不得,令人辗转反侧!

想回家,莫名的想回家!想走着充满着羊粪味道的小路上,见一见在家乡的父母、亲人、兄弟姐妹还有朋友!回到那片黑土地,远离城市的车水马龙还有那份喧嚣!回到生我养我的那个地方!大口的吃肉,大碗的喝酒,大声的说话!可惜我现在有了第二故乡,所以一年两个假期,一个假期一个故乡!这也是我教书的原因吧!

PS:感觉无论是博邻也好,还是Feedsky的活动,有些触摸到深处的话题,真是可以让人有感而发!最后,不麻烦大家投票了!我就是想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