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太热,我脱了上衣,赤膊。宝贝老婆说:“哎呀,看看你那躯杆儿,还晾呢!”

我反驳:“躯干好不好!”

“瘦的跟杆似的,当然叫躯杆儿!”宝贝老婆嘟嚷到,“我要是像你那么瘦该多好!”说完,就穿上她的软猬甲——就是束腰的那个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