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在家的时候,曾经和自己的铁子练习“意念传输”,就是将食指接触,互相将自己的想法通过身体“游走”传输给对方;结果大家可想而知。但是我们并没有因噎废食,婚后我们互相将自己的老婆作为对象,将自己的爱意传输给老婆。每次问老婆感没感觉到浓浓的爱意,每次都说:感觉到了,好几股啊,热热的!

2、家乡有这样两件事情;一个是放牛的,牛倌说牛吃饱了,那牛家妇女非说没吃饱,结果放自家牛的过程中被几头公牛顶死,被牛群践踏。还有一个是放羊的,跑到铁路边上了(铁路附近严禁放牧),那羊倌被火车弄得像绞肉机弄过一样。很怪吧。

3、关于二师兄身价的问题。城里(我这里就算是吧)和农村价格相差不多,有时农村会便宜一些。但是质量却不可同日而语。我曾经用手碾过猪肉,化为齑粉是夸张的,但是真的碾成面了,而家乡的猪肉全是油。今晚我把肉炒糊了,面对一盘碳化的青椒肉丝,我对老婆说:要么吃了它,要么阉了我。

4、昨天给妈妈换了武汉本地的手机号,但营业厅今天说我选择的套餐改了,原因是我们要办理的无忧卡必须尾号是4.母亲十分不解,都说农村人迷信,为什么城里人连个手机号都4不4的。只要好记就行呗,所以我们选择了尾号是114的。母亲的手机双卡双待。

5、2002年达克宁出现在体坛周报上,还他妈写:让世界看看咱中国人的脚。那一年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中国男足零个进球,零场胜利。一个一;两个零。我给男足打一百分。

6、轻博客在国内如火如荼,点点网、新浪Qingqu、网易Lofter;可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缘故,轻博客的祖宗Tumblr来调研,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国内轻博客的用户总是抱怨内容发布不出去或者莫名被丢失。

7、新来的员工抱怨工资没有当时签约时说的那么好,老员工告诉他:一、这里不是富士康。二、这里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你随时可以走,走的时候请不要关门,因为还要欢迎新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