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

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

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

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

有一部电影叫《蝴蝶效应》,那日重温了一次。

蝴蝶效应

主演埃文和他的“神经病”父亲一样,患有间歇性失忆症。他经常做出一些奇异的举动,比如无缘无故地拿起刀,吓坏她的母亲,自己又不记得。从小到大,埃文受到这种病症的折磨,他经受重大刺激的几次经历,都被他忘记了。看心理医生的时候,医生提供了一种方法给埃文的母亲来帮助埃文的记忆治疗,就是让他写日记。从此,埃文从一个几岁的孩子,一直写到长大。

在埃文的生活中,有几次不堪回首的经历。他的老师让他画出未来的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画了一幅自己杀死两个人的血腥场面。这导致了他妈妈和老师的惊恐,他平生第一次看了心理医生,并开始写日记。他的母亲在一个周末,把他托付给了乔治——他青梅竹马的女孩的父亲。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个周末,永远地改变了埃文的生活轨迹。乔治对幼男有特别的“性趣”爱好,所以导致他多次猥亵儿子汤米,导致了他的女儿凯丽和儿子汤米从小就生活在一种压抑的环境中,性格扭曲,特别是汤米,基本就是个魔鬼。那个周末,乔治在地下室给两个7岁的孩子“拍电影”,埃文只记得他们被脱光了衣服,剩下什么都不记得。其实,他们那天像大人一样,拍摄了一场幼儿版“限制级片”,在一边观看的汤米几乎拧掉了手中娃娃的头。在这件事情以后,埃文全然不知地继续成长着。他的病症仍然没有好转,心理医生建议,把埃文带到精神病医院,看望他的父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父亲发疯一样地差点掐死他。前来制服他父亲的保安,失手打死了他的父亲。埃文亲眼看见他的父亲,倒在了他的脚下,鲜血从他的头后渗出来。当他到少年的时候,俨然已经变成了颓废少年,在黑屋子里面抽烟,厮混。汤米有一天决定用炸药来试试兰尼的胆量,让他把点燃的炸药放进一栋别墅主人家前面的信箱里面。当炸药要爆炸的时候,埃文只记得自己用双手捂着凯丽的耳朵,剩下的记忆都不在了。当他再次清醒的时候,兰尼已经晕倒,大家都乱了,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在爆炸发生的那一刹那,别墅的女主人抱着婴儿来到了信箱旁边,婴儿的小手掀开了信箱,巨大的爆炸将母子炸得四分五裂。埃文,凯丽和汤米扭头就跑,而兰尼被吓得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兰尼受了强烈的刺激,而埃文却什么都不知道。事件发生以后,凯丽被爸爸责打,安慰凯丽的埃文使得两个孩子的心越靠越近,他们的青涩一吻,被汤米逮个正着。汤米十分热爱他的姐姐,他努力保护着姐姐,不让自己该死的父亲碰她;同时,他痛恨任何夺走姐姐的男人。发疯的汤米决定报复,他把埃文的狗装进了麻袋里面,准备用大火烧成灰。看到浓烟赶来的埃文,凯丽被汤米用木棒打倒,偷偷绕到后面的兰尼无法打开捆死的绳子。最后,疯狂的汤米烧死了埃文的狗,凯丽和埃文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而兰尼因为深深的自责,变得更加的性格脆弱。就这样,埃文的母亲搬家了,他们母子离开了这个伤心地。一段年少的爱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离开后的埃文,考上了州立大学的心理系,加入了兄弟帮,过着普通男孩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自己年少时候的日记,他晕倒了。他在晕倒的时候,看到了自己被烧死的狗,他回忆起了一些的细节,但是他想找到兰尼确认一下。没想到,兰尼仍然因为当年的事情而性格乖僻,无法释怀。他仍然记得当年汤米的警告,他一怒之下将埃文轰出房间,并在屋内大摔大砸。埃文确认了这件事情以后,开始努力回忆当年的事情,他回到曾经的小镇,找到了在一家小餐馆当服务生的凯丽,来确认7岁那个周末的事情。满心欢喜以为埃文来与自己再续前缘的凯丽被这个问题搞得神经崩溃,她瞬间失控,哭着跑回了家,只留下一个哭泣的背影和一句话:“既然你爱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找我,把我丢在这里?!”埃文本来想放弃自己追回记忆的路,却没有料到伤心的凯丽在与汤米哭诉一小时后,自杀了。疯狂的汤米打电话到埃文的宿舍,告知他这个消息,并向他索命。无奈的埃文在惊愕的同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凯丽的葬礼上,送上一束花,并把曾经写给凯丽的卡片“I will come back for you”(我会为你回来的)扔进了墓穴。

伤心的埃文在回来看自己日记的时候,惊人地发现看日志的同时,他回到了过去。他回到了7岁的那个地下室,他激动的言辞使得凯丽的父亲被吓得目瞪口呆,那个限制级片子没有拍成。这个事情的改变,导致了埃文生活的重新来过。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凯丽成为了他的女友,睡在身边。一切似乎都变得非常美好,他和凯丽幸福地在大学里交往。当他决定向凯丽求婚的时候,出狱的汤米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当年埃文改变了凯丽的父亲,所以他从未染指凯丽,把所有变态倾向加给了儿子汤米。汤米变得无可救药,进入了监狱。汤米嫉妒埃文可以得到一切,在深夜袭击了埃文,而早已有备而来的埃文用喷雾器喷坏了汤米的眼睛,愤怒的埃文疯狂地打着汤米:“没有你,兰尼就不会受刺激;没有你,我的生活就不会这样。”失控的埃文失手打死了汤米,导致了自己的监狱之灾。在监狱中,埃文设法让母亲找回自己的日记,他要改变过去。而他的日记被同性恋帮会的头目抢走了,他试图劝服自己的狱友,他可以改变过去。他当着狱友的面,念着日志,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小学的课堂上。他的老师要求他画自己的未来,他画出了杀人的场面。画完后,他当着老师的面,让便签针插进了双手。当他再次醒来,狱友发现他的手上凭空出现了两个疤痕,便相信了他。埃文进入同性恋头目的房间,将俩人杀死,并开始读日记。疯狂的小弟被冲进来的埃文狱友死死挡在门外,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埃文回到了过去。

他回到了汤米杀死自己心爱的宠物狗的那个垃圾场,在过去之前,他找了个利器,能割开绳子。他把它递给了兰尼,告诉他一定要拿着这个东西,它一定有用。懦弱的兰尼相信了埃文。赶到现场的三个孩子看到了袋子中的狗,已经知道事情原委的埃文脱口而出: “汤米,我知道你一直保护你的姐姐,不让你的父亲和她单独在一起。”听到这句话的汤米,将小狗放出了袋子,而不知道用利器做什么的兰尼,用它杀了汤米!埃文的生活再次重来了,醒来以后的他,在神经病医院里,看到了被绑起来的兰尼,兰尼因为当年的事情,被当成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