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送宝贝老婆去学校,哎呀妈呀,这雨下的真不叫玩意。等我回来,它又不下了!

回来在503公汽上的广告上看到了一句话,只记得半截,叫:小处不随便!横看竖看都是别扭,为啥呢?浑身上下脑袋疼,想成了——不随处小便!

该打,该打!也说的过去!

都说气候变暖,我倒觉得是气候翻脸!北方不下雪,南方下冰雨,咔咔的,这电线杆子倒的;号称火炉的武汉今年也没冒多少汗!

哎,现在开始和老婆过牛郎织女了!只不过周期短点,人家一年见一次,我们一周见一次!都说禽流感,这几年,鹊桥也歇菜了!

Matlab的个头越来越大,硬盘都快干没了,吃化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