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里的老箱子底,就是那种大红漆的方柜子,我看过爸爸的一本书,一本类似于作文书的,那里边都是华国锋竹席一举粉碎four的,忘记了当时的感觉了。也看过一本小说,上海的早晨,还有手绘的插画。只是内容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爸爸和爸爸的同学,也是他的铁哥们给我讲当年的故事,我对那个时代似乎有一种向往。但是前提是我要不愁吃喝的,要不然像爸爸一样过早的当起了家,整天干农活。

自从《血色浪漫》到《雪花飘飘》再到《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阳光灿烂的日子》算一个吧。似乎迷上了那个时代,又不用上学,一天到晚就是拍婆子,再不就看某人不顺眼就开打。用锁自行车的弹簧锁,用刀打架的那是傻逼,因为那外乎只有两个结果,你干死了对方,之后等着吃爆米花。家人哭着喊着送爆米花的钱。还有一种就是到被夺了被人囊了。书包里装的永远是菜刀,家里穷点就装板砖。

骑上海永久,能穿上军装,脚蹬解放鞋那就牛逼。可俺喜欢深蓝的裤子,的确良的白衬衫。拿把铁锹绕街走。

哦,我又扯犊子了。只是那个忘我的时代,有太多的回忆。不像现在的孩子为了一个好大学好专业,都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就硬着头皮迎着上去,我真不知道是哪个时代在浪费着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