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确的说现在博客早已经没有当年的那份激情,别说写博客了,甚至都没有看的冲动了。偶尔打开抓虾发现只有望月一个人在不断的更新。那份执着让我感动了好久!

Ok,转到正题,前几天带女儿出来玩,严格来说是女儿陪我出来玩。家里有这么一乖宝宝真是好玩,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我看是如今妈妈和她像一对。又跑题了,在喷泉边看见一个人就那么上蹿下跳的,多危险啊。又不是齐天大圣。后来我过去无意中瞥到一个龟头,我真佩服我自己。对龟头这么敏感!怪不得那个人那么兴奋。

鉴于大概6月的时候我用猪皮栓个线钓了一个小巴西龟,如法炮制。但是这回的巴西龟比较大,而且也比较精,咬到了往上提的时候就脱钩了,后来干脆不咬钩了,空手而归。

漫漫长夜,辗转反侧,心里就想着那个龟头。妈的,是一个巴西龟,必须抓捕。但是不能太残忍,要活捉。我以前在网上查阅过的:大意就是用一个两头都是针,中间栓个线之后隐藏于猪肝中,乌龟食之不能吐钩,就可以拉上来了。这个方法可能会弄伤乌龟,遂决定放弃。还有用鱼钩的,那个取钩非常麻烦,就说要取钩器。还有用网捞的。

妈的,不就一个乌龟嘛,我用那种菜市场看得见的尼龙网,之后拆了一个衣架做了一个圈,弄成了一个简易的捞网。那个尼龙聚在一起不散开,我就把它套在女儿的玩具熊头上。一点钟的时候去捞龟。当然,还是用猪皮做了诱饵,绑在一个小棍上,小棍连接竹竿,刚好处于网的中心,这样乌龟无论从哪个方向来吃都会落到网中。

这货贪吃,必备抓。上图!C360_2013-09-09-14-34-40-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