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药的说:一个人病好没好利索,首先看食欲恢复没有。

我说:看一个人病好没好,首先看性欲有没有恢复。

说来也邪门,就是中午的时候在沙发上睡了一会,晚上又叽歪的玩的晚了一些,打了两个喷嚏,第二天就趴窝了。头疼的紧,浑身无力,大夏天的不敢吹风扇,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汗毛根根立,最要命的是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和气喘,说话都费劲。清晨起来嘘嘘,双腿软绵绵的,雄鸡更是无精打采的耷拉个头,此时此刻,它的使命只是将体内的废物快递弄出去;丝毫感觉不到外面的精彩一样。

后来还昏睡了一天,女儿经常到床头一边吃着水果或者饼干,一边看着我,可能心想:大白天的爸爸干嘛要躺在赖在床上不起来和她玩。而我每次都要跟她解释:快点去找妈妈,爸爸暂时不能玩躲猫猫了,别把感冒传给你。女儿每次都听得懂,慢慢悠悠的自己去客厅找妈妈。

在药店买了好多药,吃了消炎药和新康泰克,吃上之后发点汗,感觉头不疼了,身体就舒服了,药劲已过要虚脱了一样。后来换了白加黑,吃了两颗就还能去上班。也没头疼,就是个咳嗽。同事请吃饭也没吃多少就跑回来了。再后来,老二又雄赳赳气昂昂了,我就知道就没事了。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以后要经常锻炼身体了,我这体格真的扛不住什么大病。至少做做俯卧撑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