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过去了,情人节过去了,元宵节也过去了,再过就是清明节了;但围绕本山大叔、春晚、广告强行插入等话题最近才有所消停。回家过一个年,回来之后愣是找不到写博客的冲动;仿佛到了低迷期,勾不起欲望,无法勃起。

对于赵本山大叔,我一直认为他是东北人民的骄傲,是一个无价之宝;不仅德艺双馨,更重要的是他爱他的家乡——铁岭那块黑土地。那种爱身在远方的游子一定可以体会到:如果挂了,也要落叶归根,因为就算是肥田,也要撒在家乡的土地上。铁岭——这个耳熟能详的地名,他一直在做免费广告,无论是春晚的小品中;还是他所拍摄的电视剧中。《刘老根》火了龙泉山庄,《乡村爱情》又让象牙山上了一个台阶。想当年高秀敏老师一部《圣水湖畔》让我们隔壁松原市前郭的旅游收入大幅增加(我爸爸说其实就是一个水泡子)。听我结拜大哥说,高秀敏老师马上就要来我们通榆县向海来拍电视剧了,别提心里有多得劲了。但十分的遗憾终未成行;世人只知吉林东有白山松水,却不知西有黄榆丹鹤!如果赵本山大叔来我们这里拍电视剧,就算是一集有一半都是广告那都是没问题的,只要他看得过去就行。

插播一道题:您知道巩汉林、潘长江的家乡吗,或者您粉的明星的家乡?当然这个没别的意思,爱不一定要挂在嘴上。

再说本山大叔的徒弟们,一溜烟的三十多个。听说最近还收了个洋的还是女徒弟,恭喜。其实做本山大叔的徒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他们很多人都是本山大叔“挖”出来的,要不然说不定某些人还在那个乡村大舞台上装疯卖傻,就算是孙猴子那么能耐压在五指山下又能干个啥。那些徒弟们他们大多来自农村,一些作品有时依然带着那种被称之为“俗”的标签,但唯有这样才能让农民兄弟在短时间内忘记身上的疲劳。夜以继日的艰苦劳作,是不会有能够看一场电影那么长时间来放松的。所以,很多情况下除了和老婆做做运动,就剩下听点“扯犊子”的节目做娱乐了。注意:我们在网上找乐子这在农村还是不普及的,至于包个二奶、养个小三、写点日记之类的“有情调”的事情,你们都没有,更别提别提农民朋友了。所以,如果不喜欢他们的节目那么请换台,若是春晚请去洗手间。

对他的徒弟褒也好、贬也罢,但有一件事是不能胡来的,就是无论赵大叔出什么事情,他的徒弟永远是他的徒弟,不像某老走了之后突然冒出来一堆一堆的某老学生,当我敬佩的一位人也说他是某老的学生时,我都快尿裤子了。

以前的小沈阳 现在的小沈阳

小沈阳的变化足以说明他们在改变

春晚过后,本山大叔的节目和徒弟们被整上了好几顶“高帽”。有些人说话太狠了一点,毕竟赵大叔是带病坚持上春晚的。说句不好听的,早晚有一天,赵本山大叔再也不会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到时我怕我连哭都找不到调啊。

赵本山叔叔,叔叔啊叔叔,你能收我做徒弟吗,徒孙也行,反正我管你叫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