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从科尔沁草原沙化严重地区过来的家伙,倘若问我沙尘暴啥德行,我会从天上说到底下。那是在高中的时候,富士康还没这么牛逼,死神还不是经常光顾他……沙尘暴起,黄天红日,班上男生每人头上一套,就是用塑料套在头上,以防沙子入眼、耳、鼻、口。味同嚼蜡,不知道,嘴里噙满啥子吃饭,咯吱咯吱的,真真的叫咬牙切齿!

从孩子起,我就羡慕鱼米之乡的孩子,随便一条沟里,至少是泥鳅,小鱼啥的,没事就抓吧。直到我到武汉来之后才知道,什么叫物产丰富。真真的一条臭水沟里都是大大的小龙虾,莲藕、田螺、各式各样叫不上来的鱼,真是叫我大开眼界。可惜,我没有口福;只是吃过两次麻辣大虾,因为老婆和她们全家人都对虾过敏。以致于上桌子上的牛羊肉等,根本没有让我大快朵颐的感觉,在俺老家都是吃全羊的。我还有一个怪癖,属鸡的不吃鸡肉。让我吃也行,但鸡肉对我来说仿佛不是食物。

今天和闺女去河边抓虾去了,我不会钓鱼,也没有钓鱼的装备;但是抓虾很容易,弄一个棍子,栓根线,系上一块田螺肉,就可以钓到虾子了。但是都是小虾,它们力气太小,咬不住饵还不是很好钓。不像被人都是抓那个大大红红的小龙虾,真过瘾。但是我不知道去哪里抓(但是我知道哪里有大田螺,超级大。),而且老婆也下命令了,不准再带女儿出去抓虾。

想必以前九省通衢,千湖之省更是好玩。不像现在电动车要上牌,过个江也要上税。一下大雨就内涝,还三年之后城市面貌比肩北京,你先尿的炕,他后画的地图。